百年守望

驻守长江的滚滚波涛

睥睨东海的浪潮咆哮

肩负华夏的腾飞希冀

上海交通大学

开百年盛世以光辉

承民族崛起之荣耀

 

百年的波谲云诡,沧海桑田

若是世间女子

纵有桃花如雨的千种风情

也早已化为那一地的泥泞

而你

恰是风华绝代,桃李满园

从十九世纪跨二十世纪昂昂而来

并将踏着无穷的岁月凛凛而去

傲视苍穹,笑对风云,指点山川

 

百年守望,你熟视花开花落,波涛巨澜

守望百年,你见惯万千浮华,沧海巫山

一百一十三周年的轮回,你见证了近代教育从涓涓细流汇成了当今的滔滔巨浪

一百一十三周年的洗礼,你目睹了神州大地从满目疮痍走向了今日的辉煌璀璨

 

今天

请允许我诗意地翻开您一百一十三年的画卷

请允许我虔诚地聆听您一百一十三年的倾诉

回溯您流光溢彩的漫漫征程

重温您一路走来的气象万千

 

 

赤日如焰 风雨如磐

19世纪

当颤栗的华夏
为黑暗的狂啸不住呻吟
当先驱的足迹

为光明的隐匿日渐彷徨

你寻到了这个民族

未来的航向

 

宣怀有识

文治有道

实业兴邦

数我南洋

 

强国强种

学以致用

师夷长技

唯我交通

 

不要问我为什么

当战火燃起

民族危机

交大人毅然合上课本

投身救亡运动

 

不要问我为什么

当国家需要

一声令下

交大人打起背包

支援西北建设

 

交大

你赐予我们的

早已不仅仅是科学殿堂的华彩乐章

更是对学问、对国家、对人生的态度与理想

为天地立心

为民生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还是百年的明月

朗照着细草微风的原野

还是

百年的长江

流淌着亘古不变的忧愁

只是百年前南洋公学的那尊日晷

已在历史的心跳和呼吸中

涅槃成今日交大人瞻仰的图腾

 

风吹黄叶落,复又秋阳红

四季的辗转颠沛

挡不住这个春之四月的桃李芬芳

百年的风雨历程

数不尽交大人为时代刻写的绚丽篇章

 

天工开物识乾坤

科学巨匠高山仰止

各领风骚绽奇葩

文坛名士风流倜傥

投笔从戎战沙场

军将帅才驰骋华夏

直挂云帆济沧海

政界精英治国安邦

 

江泽民 钱学森

吴文俊 李叔同

辜鸿铭 汪道涵

陆定一 茅以升

两院院士

两弹一星功臣

那一个个耀眼的名字

在中华大地与百年交大的历史上

交相辉映

灿若辰星

 

百年交大啊

你是否还记得

那位白发苍苍的先生

曾带着莘莘学子在知识圣殿里徜徉

 

你是否还记得

而今意气风发的国之栋梁

曾端坐在那间教室里孜孜以学的模样

 

你是否还记得

那波光流淌的思源湖畔

曾徘徊过多少身影的冥思苦想

 

你是否记得

那块满载智慧的黑板

曾凝聚过怎样求学若渴的目光

 

日复一日

年复一年

代复一代

只要背负起了交大人这个光荣的名字

就必将以

心系国家之信念

不言放弃之品格

治学严谨之风气

自主创新之道路

把一次次灿烂的成果当作挑灯夜战的动力

把一次次夺目的辉煌当作闻鸡起舞的阳光

 

披波斩浪,勇往直前,醉心化战表为捷报

励精图志,慨当以慷,攀枝折桂于各路赛场

国际竞赛的最高奖项为我们而设

华夏科技的探索征途让我们照亮

中国最早的内燃机、电机、中文打字机

中国第一艘万吨轮、核潜艇、战斗机

第一枚运载火箭、第一颗人造卫星

一项项数不清的第一

一项项磨不灭的功绩

无不凝聚着交大人的心血

无不散发着民族崛起的光芒

 

五窗体顶端

 

当我们走出这所学府

向着天空拔节

不论成败

不论顺逆

蹁跹于天地依旧铭记是谁给了我们翅膀

品尝玉露琼浆仍忆思源湖水

身陷泥泞坎坷不忘玉兰芬芳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我的心依着你

不要问我到哪里去,我的情牵着你

小羊跪母,乌鸦反哺

不论我们面对怎样的美景

又怎能忘记思源湖畔的霜晨晓月,雾散日出

 

 

水是大海的守望

风是蓝天的守望

雪是冬天的守望

玉兰花开是每个人间四月天的守望

一百一十三周年

交大啊

你站立了一百一十三周年的守望

你守望着粒粒种子长成参天大树

你守望着片片树林开出桃李芬芳

你守望着那个历经灾难的中华民族能够重振巍巍雄风

你守望着那片饱经沧桑的华夏大地能够笑傲惊涛骇浪

交大啊

你名字的背面是民族的历史

你名字的正面是历史的勋章

交大啊

你以百年练就的王者气度

学者品质

大师风范

在浩瀚的东海畔厚积

在广袤的星空下低语

为了

下一个

下一个

下一个

百年的

守望

 

(注:上海交通大学学生为112周年校庆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