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公学缘何选址徐家汇

1843年开埠以来,上海作为得风气之先的城市,从1863年李鸿章创办的广方言馆开始,星星点点出现了一些新式学堂。其中比较有名气的除了广方言馆外,还有格致书院、梅溪书院、经正女学、三等公学等。这些学堂输入新的教育制度和观念,采取以西学为主的课程设置,并将近代体育引入学校,给上海传统教育带来了较大的冲击。尽管我国学制尚未改变,科举取士一统天下,然而传统教育本身日益与上海这个工商业城市的内在需求严重脱节。从19世纪后期开始,上海教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来自外部的教会学校不断扩大地盘;另一方面,上海自身传统学校发生了分化、变革,旧式书院被赋予新的内涵。一些新派人士纷纷仿效外国,自办一批新式学堂,南洋公学创办前后,上海大致有三类新式学堂:传教士所办的教会学校;官方所办的语言或军事技术学堂;当地士绅所办的科技学堂。这些学堂虽然不能成为上海教育的主流,且只能作为初等、中等新式学堂,但作为新鲜事物终究在封建教育体系当中打开了一隙之孔。

选择上海创办南洋公学,除了上海是“中外交会之所”的有利因素外,与盛宣怀本人事业重心南移,常驻上海有关。甲午战争前后,盛宣怀所办洋务事业大都集中在上海、武汉等长江流域一带,以上海最多,有轮船招商局、电报局、华盛纺织总厂、中国通商银行等。

南洋公学开始选址在上海老城厢高昌庙附近。盛宣怀买下那里的40亩地,准备建成公学校舍。不久聘任到职的监院、美国人福开森(JohnCalvinFerguson, 1866~1945年)来校后,认为高昌庙不太适合建造校舍,建议重新选择校址。他觉得高昌庙一带地势太低,容易浸水受潮;而且靠近庙宇,夏天窗户开着的时候,从庙里吹来烟灰会飘进校舍。盛宣怀听取了福开森的意见,同意放弃高昌庙校址,嘱托福开森重新遴选校址。到18974月师范生入学时,学校还没有真正的校舍,而是借用通合公司丝厂厂房做临时校舍,校舍位于徐家汇的虹桥路东端(今广元西路)、海格路(今华山路)交叉路口,毗邻着现今的校址。

18986月,公学才最终选定今日的徐家汇校区作为永久校址,这时南洋公学开学已有一年多了。福开森看中徐家汇,是因为当时那里尚属于市郊,田连阡陌,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找到既适合教学、地价又低廉的校址。在上海道台蔡钧的帮助下,公学以每亩官银120元的价格买下临时校舍边的一块地皮,面积97亩。随后公学开河垫地,挖沟造桥,栽种花草树木,并开始兴建校舍。监院福开森亲手设计了学校最早的两幢建筑——中院和上院。中院建成于1899年,按照福开森的说法,中院建筑很时尚,和外滩的上海海关和商业银行有异曲同工之妙。建筑采用最好的建材,考虑到动乱年代容易被挪作他用,内部结构设计独具教学特征,分成大小不一的教室。这种担忧后来得到验证,确实曾有人来想把它作为医院使用,终究不合适而放弃。

当时徐家汇还比较荒芜和偏僻。鸦片战争前后,随着天主教在上海的传播,徐家汇地区建起第一座天主教堂。随后徐家汇藏书楼、徐汇公学、徐家汇博物馆、徐家汇观象台等相继建立起来,徐家汇也就成为上海近代文明的起点。南洋公学在徐家汇建立校园,更为此地添上了一笔浓墨重彩。公学上院楼顶耸起的钟楼与徐家汇教堂的尖顶遥相对应。中院,作为南洋公学保存至今的历史最悠久的建筑,依然是校园中最古老典雅的一道景观,在梧桐、白玉兰的映衬下,风采依然,兼具怀旧和时尚的情愫。

南洋公学从购进徐家汇的第一块土地之后,以后陆续扩充过三次。公学时期,办学经费相对比较宽裕,电报局和招商局每年提供10万两银元,到190358万余两开支中有20万两用于购买土地和建造校舍,占整个开支三分之一多。到1906年校园面积有206亩,比原来扩大一倍多,足够容纳一所近代大学。南洋公学以后的各个时期,校园又多次扩容,徐家汇校园也成为每一代学子深深眷恋和怀念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