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交大办学传统刍议

 

    交通大学创办于风气初开的清末民初,其时中国高等教育也尚处于萌动和尝试阶段。作为继北洋大学堂之后的中国人自主创办的我国第二所国立大学,交大在中国近代高等教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和影响。在建国前总共53年的办学历程中,交大形成了鲜明的教学特色和优良的办学传统,为当前交大乃至我国高等教育的发展积累许多可资借鉴的成功经验。
一、理、工、管相结合的教育模式
    工科是老交大发展的重点,工程教育起步早、规模大、特色多。1907年即开办土木专科,1908年开设我国最早的电机专科;1921年开设机械专业;1934年设立汽车工程门,1935年设立航空工程门,成为我国最早进行汽车、航空工程教育的大学之一;四十年代初开设我国最早的造船工程系。至解放前夕,交大工学院有10个工程系(时浙大5个,清华6个、中大7个),另设1个专修科、1个研究所、20个实验室。在全国来说,交大的工程教育规模分量较重,比重较高。如,1918年在校工科生175名,占到同期全国高等工科在校生938名的18.7%;1920年有217名,占全国1266名的17.1%。
    发展工科的同时,数学、物理、化学等基础课程,一直作为交大学生的童子功,非常受重视。黎照寰校长(1930-1944年在任)认为:“工科人才的训练,必先有良好的科学训练来做基础”;“物理是一切科学之母”。1928年建成数理化三系,1930年成立科学学院(即理学院)。此外,开设于1918年的管理科,1931年扩充为建国前“无论在中国、在亚洲都属创举”的管理学院,在全国高校中首开工程教育和管理相结合的做法。到30年代,交大建起以工科为重点、理科为基础、兼重管理的成熟的学科格局,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科学管理工程”。工程是主体,科学是工程的基础,管理是促进发展工程的条件。历史实践证明,以理工管相结合的工程教育办学形式,无疑是我国高等工程教育中的一个成功办学模式。
二、门槛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教学特色
    在实际的办学过程当中,学校秉承和发展唐文治(1907-1920在任)办理工科“求实学,务实业”的教学思想和许多实效性经验,形成了交大的教学特色:严格录取新生,宁缺勿滥;教学中重视数理化及工科基础课程;对学生管理严厉,考核严格;强调实践环节,学以致用。经过一大批较高水平教师的长期积累,又经过实践反复检验,被后人概括总结为“门槛高、基础厚、要求严、重实践”的教学特色的教学经验已经趋于定型。兹分别举要说明:
    门槛高:为了选拔优秀的新生入学,由学校自行制定的考题难度较大,一般录取率在10~15%上下。1925年大学部招收新生,报名300人,录取54人,录取率是18%;1936年报考者1778人,录取181人,录取率约为10%;1948年报考者7479人,录取592人,录取率8%,真可谓十里挑一。
    基础厚:据1936年各院课程统计,包括数理化及国文、英文在内的公共基础课,约占土木工程学院课程的25%,电机工程学院的32%,机械工程学院的36%。加上各专业基础课,合计基础课约占管理学院课程的60%,各工程学院的50%,也就是说,学生在校四年有一半时间用于打基础。
    要求严:1933年,机械工程学院“水力学”考试中,高材生钱学森答题全部正确,只是在最后一题公式推导的最后一步,将“Ns”写成了“N”,被任课教师金悫扣去4分,未获满分。
    重实践:1930年代,学校设置了实验、实习、设计、计划、专家演讲、参观实习、毕业旅行等项目,组成一个比较完善的实践性教学环节。这类课程在各工程学院约占40%,其他学院约在10~30%之间。
三、科学、通识和体育“三育并重”
    老交大以工科为主,兼重理科、管理科,科学教育领先全国,是高等工程教育的一面旗帜。在科学教育当中,始终融入通识教育、体育教育。唐文治鼓励学生求学期间,“科学精益求精,务期加人一等,而于心术品行,更复尽心修养,蔚为救国人才”。为此十分注重对学生施以道德教育、美感教育、军事体育教育。之后交大长期坚持“通识教育”思想,主次兼习,知识面广,交叉课程多,基础理论课程多,重视实验、设计、实习等实践环节;重视中英文教学,举行全校性国文、英文大会,陶冶学生品性,培育人文素养;一年级多为共同基础课,二年级为专业基础课,三年级为比较高深的专业理论,四年级分门,研习专业应用。整个安排先注意培养学术具有的广博基础,然后由博返约,使学生不至于偏于一科。
    交大重视引进关于增强体格的新观念,鼓励学生积极参与体育锻炼。唐文治认为体育锻炼、竞赛活动可以强身,也可以磨练砥砺人品,因而他不遗余力提倡各种体育锻炼。体育锻炼或比赛时,他经常亲临现场观看。学校陆续聘请了多位英美籍教师,把西方大学中的体育活动引入学生生活当中,足球、篮球、棒球、网球、田径、游泳等运动成为日常活动。民国初年的交大与圣约翰大学进行年度足球赛事,“没有哪一年不是轰动去全国的”。交大在社会评价中赢得了一个“三好”(即科学好、中学好、体育好)学校的好名声。
    30年代,黎照寰提出德智体“三育并重”的教育方针,强调要将学生塑造成为一个“完全的人”。他说:“凡学生须注重于德、智、体三育上之修养,盖学生于学识上须有充分之涵养,于体格上须练成健全之体魄,于道德上须有相当之训练。才识丰,体力雄,志行高,具此三者,始能任重致远,为国效劳”。要求学生应“注重知识的获得,身体的锻炼,道德的修养,充分准备一切,务使成为一个完全的人”。这里提出的德育,可以理解为通识教育,智育可以理解为科学教育。
四、独立自主的办学理念与小规模办学的学校定位
    在历任掌校者看来,交大是一所不同于国内其他大学的特殊学校,是应建设部门的需要而培养专才,造就包括工程、科学及管理在内的高级人才。因此,学校在编制组织、课程教法等方面,不必拘泥于划一的教育模式,应保持独立自主办理原则,不应上级行政指令而任意改变办学方向。清末民初,唐文治在确定工科大学的办学目标后,矢志不移,先后顶住改办商船学校、裁撤土木科等多种压力,遂在20年代初年建成工科大学。20年代初,叶恭绰校长主张学术自由,教育独立,设立了一个超然的董事会,以“久远之图,宜免受政潮之影响”。三十年代,黎照寰校长不顾教育部门的指令,在设置院系、课程、学业管理等方面保持独立性。如在院系设置上,所属的五个学院中竟然找不出一个“合法”学院。早在1929年,教育部即明定大学应分文、理、工、商、农、医、法、师范八大学院,严令各大学遵照执行。而交大一直对此“置若罔闻”,应将包涵数理化三系的学院称理学院,却称科学学院,而且该院恰恰是建立在教育部颁文后的次年即1930年;机械、电机、土木应属工学院内的学系,在交大却升格为三大学院;管理学院更在八大学院之外,当属交大一家,全国绝无仅有。40年代,程孝刚校长因当局任意摧残教育,自己的“大学之内思想自由”主张无法实现,拂袖去职。
     实行精英主义教育的小规模办学也是交大的一个办学特色。黎照寰就主张“学生数量不求其多,而在乎品质之优美,每班二三十人最为相宜”。他曾说:“我们的目的不是在芸芸众生中,用投机的方法,以期造出一两个有才华的人。有杰出的人材产生固然是更好,但未有也不要紧,只要我们每个同学都为可用之才”。
    建校之初,南洋公学每学期在学学生人数二百余人,1897年为150人,十年后只增到400余人。直到1928年,全校学生才达到733名(其中大学生450名)。当时学校包括附小、附中和大学部,学生入学后,读完小学、中学、大学全程的比率偏低,不少学生读完高中并不续读大学,或是转到别的大学,还有一些只读了大学一、二年级便离开。30年代专办大学后,在校生规模一直在五六百名左右,1937年最多为697名,师生比例约为1:4。至1937年41年间,总共毕业专科、本科学生共计2220人,平均每年仅54人。
    这种状况到1945年抗战结束后才有所改变。当时沪渝两校合并,学校增至1712人,1946年达3050人。以后略有减少,1948年为2538人。纵然如此,交大建国前历年的大学毕业生总数也不过5738人,平均每年108人。其中原因固然很多,但交大长期坚持小规模办学的理念无疑是最根本的原因。
    坚持小规模办学,并非受到当时经费、师资、生源、就业等因素的影响,30年代经费比较充裕,师生比例大,生源和学生就业良好。这种精英教育成效较优,人材培养质量较高。如在历次国家最高级别的考试录取学生中,交大学生名列前茅,引领风骚。自1916年起至1926年止,全国考取清华留美公费生共计52名,交大学生考取者占到20名;从1933年留美公费考试重新恢复招考至1936共举行4届,本校考取18人,约占20%,其中有青年时代的钱学森、张光斗、张煦等著名科学家。1934年,教育部招考留欧官费生25人,赴意大利学习航空工程。交大一校独中13人,占了半壁江山。又据不完全统计,1930-1937届1142名毕业生中,后成为院士的就有17名之多。
五、国际化的办学视野
    (一)大量延聘外国教员,引进外国教材。南洋公学一成立,创办人即聘请美国人福开森做监院,主持选定校址、教学管理、课程设置等工作,以后不断聘请外国教员,一时有“洋员半边天”之说。当时交大教科书和参考书也直接购自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等名校,教学内容直接与发达国家接轨,努力使专科所培养的学生达到欧美本科大学毕业生的水平。因此,交大毕业生赴国外留学,可以直接攻读硕士学位。1934届毕业生钱学森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航空工程系学习时,就发现交大的课程安排全部“照抄”此校的,就连实验课的实验内容也都是一样的。他惊叹:交通大学是把MIT搬到中国来了!是中国的MIT。1937年5月,留学麻省的1934届毕业生费骅给母校写信说,麻省专业课程除一二门最新外,与交大所授课程大致相同。
    (二)参考西方办学模式,谋求国际联合办学。唐文治长校时,曾专函我国驻欧美各国使馆,索取欧美各大学的现行章程100余册,成为参考西方各国教育制度之长的模本。20年代初,叶恭绰与美国麻省理工、哈佛大学、法国巴黎大学一度接洽,拟双方合作,各出资金,改进我国工程教育。黎照寰称交大应办成一个国际著名的工科为主的大学,类似于麻省理工或日本东京工业大学。
    (三)较早加入近代中国留学大潮。南洋公学是所有官办学校中最早派遣留学生的学校之一,曾有“留学生摇篮”之称。1898年南洋公学率先派出6名学生出洋留学,为中国学校派赴留日学生之始。至1905年共派出58名学生,占到同期毕业生人数的一半。截至1925年11月,学校共派赴国外留学生152人(不含自费出国学生),占到同期专科、本科毕业生637人中的24%。又据1930年《留美南洋同学录》,仅留美交大学生就达376人。
    在学习西方先进技术和教育的过程当中,交大以地处国际化程度较高的上海、办学历史较早、长期隶属实业部门等各种优势,一直以开放的姿态、世界的眼光,率先走在中国高校的前列,具有办学的开放性。从清末到民国时期,不管是教学管理还是学科学阶,教育内容还是课程设置,甚至于学生的课外活动上,都借鉴了西方行之有效的教育制度。在引进的过程中主校者虽然做了诸多民族化的努力,却仍然具有浓厚的西方教育色彩。
                                                                                                        (欧七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