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冠全国的南洋足球

[编者按]2016年4月8日,上海交通大学即将迎来一百二十岁华诞。从南洋公学到上海交通大学,交通大学建校至今始终以振兴中华、造福人类为己任,在跨越三个世纪的风雨历程中谱就了薪火传承、思源致远的历史篇章,也汇成学校文化和精神的宝贵财富,见证了中国近现代高等教育从涓涓细流汇成滔滔大江的历史印迹。值此欣逢校庆之际,特推出“120周年,交大曾经走过”“交大印迹”专栏,彰往考来,发扬踔厉,崇树风徽。

足球歌

南洋,南洋,诸同学神采飞扬,把足球歌唱一曲,声韵响。看!吾校的十一个足球上将,都学问好,道德高,身体强,身上穿了蓝与黄两色衣裳,雄赳赳,气昂昂,排列球场上。一开足,个个像活虎生龙,真不愧蜚声鸿誉冠中邦。喇喇喇……南洋、南洋……喇喇喇……南洋南洋。

这是当年学校足球啦啦队《足球歌》,几乎每个学生都能熟唱在心。每当学校足球健儿与他校比赛时,这首曲调欢快、催人奋进的足球歌响彻球场,嘹亮的“南洋、南洋”歌声伴随着南洋足球健儿一次次取得佳绩。      

足球是学校最早开展的运动之一,也是最受师生喜爱与重视的体育运动。早在1901年学校即组织了足球队,在与上海劲旅圣约翰大学足球队对抗中成长,开始崭露头角。进入高等实业学堂时期,爱好足球运动的学生大有增加,球队水平提高很快。1907年与圣约翰大学战成平局,1908年足球队和老对手圣约翰再次进行交锋,本校球队攻势凌厉,连进六球,获得大胜。此后,爱好足球运动学生越来越多,足球部组建甲、乙两支球队。对外比赛中甲队对抗强者,乙队对付弱者。    

1909年南洋足球队

至辛亥革命前,甲组足球队即已蜚声江南,队中人才济济,中锋唐容炳、中坚古荣彪、左右翼陆品琳、席德懋,守门张椿龄,堪称校中“五虎上将”,而闻名遐迩。其他如左右锋唐容赓、席德柄,前卫高文蔚、程鹏翥,后卫郏鼎锡、唐容敬,球艺亦皆超群。课余常与英美海军足球队比赛,互有胜负。每年必与圣约翰足球队来往交战各一次,竞争之激烈,“不亚于美国之哈佛与耶鲁,英国之牛津与剑桥也。”南洋、圣约翰海上双雄争霸赛对江浙一带球迷很有吸引力,“故每遇本校与约翰比赛足球,万人空巷,莫不争先作壁上观,沿两路一带,至有不惮远道跋涉,专乘火车来沪,而以一饱眼福为快者,盛极一时,可以概见。”      

进入民国以后,足球运动进入全盛时期,学校聘请精于足球的英国人李思廉担任足球教练,足球队水平大有进步,战无不胜,所向披靡。1914年华东六大学体育联合会发起足球联赛,各校之间实现各赛三场。本校先胜他校,继与圣约翰争夺锦标,前两场一胜一和,第三场最终以4:1挫败对手,荣获首届六大学足球赛锦标。此后一年一度的六大学足球联赛延至1919年。在以后的5次比赛中,本校又夺得1915、1916年的锦标,蝉联三次冠军。在1918年的第五届六大学足球联赛中,再次夺魁。六次联赛,本校总共四夺锦标,这是本校足球史上的光荣一页。      

夺得六大学锦标前后,本校足球队声名大振,先后应邀出征武汉、北京、天津等地。武汉的足球队以西人跑马会的外国货足球队为最强,自诩为常胜军。本校队员决心为武汉的华人足球队雪耻,1914年冬赴武汉,首战即以4:1获胜,跑马队足球队惨败不服,又在武汉的外国人中挑选了精于足球者,组成了以海关队为名的外国人联队,与本校再战,结果本校又以3:1取胜。1917年1月中旬,应京津体育团体约请,足球队第二次出征,在和北京的西人联合会足球队较量中,本校以4:1告捷。在天津又以3:2胜天津新学书院足球队。      

1917年学校20周年校庆时,曾对1914-1915年度、1915-1916年度学校足球队比赛成绩进行了统计,结果学校甲乙两组足球队与校外球队比赛22场,17胜3平2负;1915年至1916年度与校外球队赛13场,9胜2平2负;1916年至1917年与校外赛13场,10胜1平2负。学校足球队历年胜多负少,战绩斐然,名扬全国,不仅“执了华东的牛耳”,也可以说是我国近代足球界一支名副其实的劲旅。      

足球运动的成绩是此期学校体育运动进入全盛时期的反映,这也是学校长期重视体育运动所取得的成效之一。校长唐文治对于足球非常热心,他认为足球运动更能养成奋发向上的意志和尚武精神,故每逢球队出征,必亲自督战,战罢归来,不论胜负,皆要训话一番,激励队员及全校师生始终要保持战无不胜的斗志,使学校出现了延续多年的足球热。于润生后来曾有一段生动的描述:      

遇有足球决赛,如对方适为劲敌,则于严密戒备应战之外,并于比赛前夕,集合与赛及助阵同学,于大礼堂,会商应战策略。唐校长必亲临致词,予以鼓励,名之曰誓师。次日比赛获胜而归,当晚更集会于大礼堂举行庆贺,唐校长亦必亲来大会。对与赛同学致慰劳之词,名之日庆功。如果不幸失败而返,当晚仍须在大礼堂集合,检讨失败原因,唐校长仍必到会致词,于勉励之外,更表惋惜之意。有时声泪俱下,认为此一失败,系属学校耻辱,大有非予昭雪,决不罢休之慨;此一集会可名之日雪耻。与会同学聆听校长激昂慷慨之词,莫不动容。而与赛各同学,听到校长训话,更感伤心不安。于是不断努力,不断练习,卒至恢复胜利而后已。母校此一行动,表面上虽为激励同学运动场上争取冠军,而此中精神,实培养了同学们有敌无我、有胜无败之战斗意志和尚武精神;以之作战,可胜敌人;以之治学,克困难。非然者,我们学养深厚德隆望重的唐校长,岂尚斤斤于一球两球之得失,而必亲临誓师庆功或雪耻大会吗?

足球运动的开展与兴盛,不仅锤炼了学生的体质与精神,而且历练出我国早期足球史上一批“国脚”。如上述“五虎上将”之一陆品琳,因其球艺高超,被当时公认为全国球坛“一百零八将”之首。《球王本纪》更称为“我国之第一任球王”。    

1922年交通大学足球队

来源:王宗光主编、欧七斤编著《上海交通大学史》第二卷“创建近代工科大学”。      

单位:党史校史研究室(档案馆合署)       

此外还有解放军八一队足球首任总教练、前国家足球队主教练戴麟经,中国首次参加奥运会代表队成员之一申国权,都是当时学校驰骋足球场上的健将。他们为我国早期足球的发展与人才培养做出了贡献。